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大林州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70|回复: 0

魂归当涂

[复制链接]

9

主题

9

帖子

8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85
发表于 2018-3-20 16:15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魂归当涂
作者:郭爱德

我知道当涂,不仅仅是因为李白。

我知道当涂,首先也是因为李白。

微信图片_20180320160414.jpg


李白是让我敬佩不已的人。这种敬佩不是源于他的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”,也不是“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”。我有机会读李白的诗,是在上高中以后了,那时正处于愤青阶段,一读到“黄河西来决昆仑,咆哮万里触龙门”、“登高壮观天地间,大江茫茫去不还。黄河万里动风色,白波九道流雪山”,年轻的心弦顿时被拨动起来,心潮澎湃、热血沸腾,至今还能忆起当时激动的样子。原来世间还有如此荡魂动魄的诗句,瞬间我便迷上诗,更爱上了李白。我曾经背过很多李白的诗,但随着年龄增加现在也忘得差不多了。高中时候我仿着做了一些诗,写在一本日记上,现在虽然找不到,但那是我青春岁月中最美好的回忆。

因为喜爱,所以关注。后来我读了更多关于李白的书,对李白有了深层了解,越发喜欢起来。那个李白,真是太拽了!上班时间敢喝醉,皇帝叫咱也不去;喝多了还敢摆谱,你高力士不是牛吗?给咱脱靴子吧;你杨国忠不是贵妃的哥哥吗?给我捧墨来。这谱摆得比满脸愁云的杜甫强多了。那时年轻,光顾着看李白的高兴事了,对李白怎么死的,死在哪里,一点也不关心。

年龄大了才知道人生的每一次任性都是要付出代价的,即使诗仙也不例外。李白晚年很不幸,穷困潦倒,住过监、流放过,死之前辗转于金陵、宣城、历阳、当涂之间,最后无奈投奔当涂县令——族叔李阳冰(冰读凝)。当时李阳冰并不知道李白的来意。临别时李白献诗:吾家有季父,杰出圣代英,虽无三台位,不借四豪名。激昂风云气,终协龙虎精。弱冠燕赵来,贤彦多逢迎。鲁连擅谈笑,季布折公卿。先是对李阳冰极尽赞美之词,又道出了自己的窘况:小子别金陵,来时白下亭。群凤怜客鸟,差池相哀鸣。各拔五色毛,意重泰山轻。赠微所费广,斗水浇长鲸。李阳冰这才知道名满天下的大诗人遭到生活潦倒的窘境,执意挽留下来,一住至死。李白的最后一口气是在当涂咽的,死在当涂,葬在当涂,魂归当涂,后来迁在当涂的青山之西。

微信图片_20180320160425.jpg
▲ 我以为青山是泛指,原来李白墓就在青山脚下

这些都是我从网上搜到的,原本没有多大印象,只是让我知道了我敬佩不已的李白是死在了当涂,从此记住了当涂这个名字。没想到长假来临,儿子突然提出去当涂旅游,原因是有个关系很好的同学家在当涂,当涂还有李白墓,也不是特别出名的地方,估计游人也不会很多,我便答应了。一家人驱车近千公里,在绵绵秋雨中拜谒了李白墓。

微信图片_20180320160428.jpg
▲ 李白墓园的牌楼

长江岸边,青山秀水,风景如画。安徽当涂与我想象中的一样美好,青山脚下的李白墓园也和估计的差不多。门牌上的“诗仙圣境”和“千古风流”脱俗不群,但门口稀稀落落的车辆确实出乎我的意料,原以为李白墓的游人不会太多,也不该太少,毕竟一年一次的长假机会难得,中国在追逐诗和远方的人不少,总会有和我一样来看看心目中的诗仙墓地。恰恰相反,与长假报道的许多名胜成为“黄金粥”形成了鲜明对比,墓园里三三两两的人们在秋雨中匆匆的脚步让墓园显得分外寂寞。在导游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了李白墓前。青冢一座,石碑一块,上面“唐名贤李太白之墓”相传为诗圣杜甫所写,大小与普通墓碑无异。我站在墓前肃立,遥想那个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”的诗人何时再站来仰天大笑,吐出满腹盛唐华章,那个大呼“大鹏一日同风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”的诗人何时再度激越豪迈而来,让中华民族的血液沸腾、豪情万丈。那个高唱:“将军自起舞长剑,壮士呼声动九垓”、“挥剑决浮云,诸侯尽西来”的诗人何时再次舞剑长歌,剑啸天下。诗仙啊,你是否千金散尽,找到放在青崖下的白鹿远游去了,再不用摧眉折腰事权贵,侧身西望长咨嗟了。

微信图片_20180320160433.jpg
▲ 李白墓

让我惊奇的是李白墓园中竟有诗人贾岛的坟碑,躺在密密的草丛之中,淋在潇潇秋雨之下。我问导游贾岛是否真和李白葬在一起?导游说,李白崇敬诗人谢朓把墓地选在青山脚下,贾岛崇拜李白,死后专门葬在李白墓旁,是真是假,不得而知。墓园里我拍了许多照片,女儿说今天老爸怎么了,从没见过他照相呢。

微信图片_20180320160436.jpg
▲ 贾岛墓碑

回到当涂县城,满城尽是创建文明城市的标语,整个县城干干净净,没有垃圾尘土,没有店外经营,没有红灯闯行,让我感到了江南的净爽。忽然看见新华书店的招牌,装饰高大上,我忍不住走了进去,原以为当涂的书店至少应该有个李白的专柜,转了一遍,尽是我十分讨厌的小学生试卷和教辅资料,偌大书店只有三五个小学生在读书,不禁失望而去。我总觉得,文明城市创建应该和全民阅读联系起来,新华书店应该成为文明城市考核验收的重要内容。没有文化的提升,文明的提升会很慢很慢。

突然感觉,当涂犹存青莲墓,世上难觅太白魂。


我知道当涂,还因为李阳冰。

我喜欢书法,又特别喜欢小篆。小篆的规整对称,潇洒飘逸,高古幽远都让我向往。因为喜欢,所以对历史上的小篆书家多少有些了解。秦朝的李斯算作小篆的开山鼻祖,至今可见的泰山碑刻严谨浑厚,平稳端宁,修长宛转,外拙内巧,书艺高妙。可惜秦朝统治时间太短,在历史长河中小篆迅速被书写快捷便利的隶书所取代。李斯的小篆就象流星一样瞬间而逝,其后近千年写篆书的人凤毛麟角,直到唐朝,才又出了一个李阳冰,把小篆一脉香火传承下来。

我没有研究过历史,但觉得把唐朝称作盛唐真是再恰当不过了。且不说经济社会的强盛,也不说诗歌的巅峰,单就书法来说,楷书四大家就有三位出在唐朝,更让人诧异的是书法史上两大狂草名家张旭、怀素都出在唐朝,现在很多人看不懂或者看不惯他们的草书作品,骂的人不少。我想如果两位书家换在别的朝代肯定不会有出头之日,更不可能有作品流传。只有在盛唐这个具有强大包容量的社会才会让他们大放异彩,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快要灭绝的小篆火种也在盛唐燃烧起来,光亮异常,其中最杰出的代表就是李阳冰。

李阳冰的篆书成就不仅表现在作品多,而且“笔法妙天下”。论者以“虫蚀鸟迹语其形,风行雨集语其势,太阿龙泉语其利,崇高华岳语其峻”。赞其书法,谓“唐三百年,以篆称者,唯公独步。”李阳冰对自己的篆书也甚为自负。曾言“斯翁之后,直至小生”。把自己排在篆书史上的第二名。以我的见识看,此话不虚,尽管我没有资格评价他们。我一直认为历史上纯正的小篆书家只有两人——李斯和李阳冰,史称“二李”。其他小篆如汉朝的二袁碑,到清朝时众多名家都或多或少加入了隶书、楷书或草书的元素,都接纳了新的书法语言。我学篆书,还是从李斯入笔,至于李阳冰,我没敢尝试过,仅仅看过他的碑帖,没有学过,但一点也不影响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,用一个词表达就是崇敬。

微信图片_20180320160441.jpg
▲ 李阳冰篆书《三坟记》

记不清什么时候知道李白和李阳冰的交集,我依稀还能想起那时的惊讶。李白死前作了一首《临终歌》“大鹏飞兮振八裔,中天摧兮力不济,余风激兮万世,游扶桑兮挂左袂,仲尼亡兮谁为出涕?”死前李白把诗稿托付李阳冰,李阳冰为之结集并写了《草堂集序》,称李白是“自三代以来,风骚之后,驰驱屈宋,鞭挞杨马,千载独步,唯后一人。”更让我吃惊的是李阳冰竞是李白的族叔。李阳冰比李白小二十岁,但人家辈大,诗仙都得叫叔。

微信图片_20180320160445.jpg
▲ 清水出芙蓉 天然去雕饰

二李的惺惺相惜让我浮想联篇。从古至今,文人相轻。更有甚者如宋之问竟然为了一句诗而明目张胆杀害另一诗人刘希夷。二人年龄相仿,同时中进士,都是初唐诗杰。当宋之问读到刘希夷《代悲白头翁》里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时,喜欢的不得了,知道刘希夷的诗还没有公开发行,苦苦哀求把这句诗让给他,刘希夷不肯,宋之问非常生气就用土袋压杀了刘希夷。宋之问因诗杀人遭人唾骂,刘希夷因诗而死成诗坛奇冤。不可思议的是刘希夷竟是宋之问的亲外甥。血浓于水的舅甥亲情竟比不过一句诗的归属,如此爱诗胜于爱甥,天下罕见,令人痛心。宋之问如果在现在法制时代早就被判处死刑、立即执行,再喜欢写诗也得拜拜了。怪不得宋之问能写出“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”,原来是心里有愧呀。

如此一比,更显得李阳冰了不起。他深知侄儿李白是天王巨星,不仅为之结集,并给予高度评价,相当于免费为他做广告。要知道李阳冰也是文章高手,若如宋之问一般,早就把侄儿的诗改在自己名下。如果那样,我们今天看到的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的作者就可能是李阳冰了。
李氏家话成佳话,阳冰人品胜书品。我崇拜的二人竟然有如此亲密的关系,并且在一个地方有如此真切的交集。
对,这个地方就是当涂。





来到当涂,又邂逅了另一位书画大师。

微信图片_20180320160449.jpg
▲ 采石矶

采石矶离当涂很近,到了当涂,便不能不去。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李白死亡的传说。千百年来,出于对李白的崇敬,人们把他的死都传得异乎寻常:说是在采石矶边醉后捉月坠江溺亡。这个传说让采石矶在我心中增添了许多神秘色彩。从李白墓地出来驱车不到半小时就到采石矶。进去一看,普普通通的江边公园,与我们林州公园不同的是这里茂林修竹,曲径通幽。坐缆车登上最高峰三台阁,万里长江赫然在目。正如李白所咏:登高壮观天地间,大江茫茫去不还。左右环顾,江天一色,遥无际涯,顿觉天高地阔,生命渺小。台阁内排列着许多名家临阁诗文。我知道的散文大家余秋雨也写了《三台阁题记》,叙述长江与屈原、李白、杜甫、苏轼的联系,文章不长,却点明了长江是诗歌之江,文明之江。真可谓一代诗仙捉月地,千古画卷采石矶。

微信图片_20180320160452.jpg
▲ 三台阁远眺

这些也和我想象中的采石矶相同,意外的是林散之。

微信图片_20180320160455.jpg
▲ 林散之艺术馆

林散之是当代书画大师,被称为“当代草圣”,诗书画当代“三绝”,特别是草书饮誉世界,被称为“林体”。年轻时经历坎坷,曾孤身行程万里,得画稿八百余幅,诗作二百余首。我年轻时也曾单骑千里走大寨,但与林散之相比,那是小小巫见老大巫。对林散之的书法我很崇拜,特别是墨法的变化如云山雾海,变幻莫测。原来我只知道林散之是安徽人,不知道他的艺术馆竟在采石矶。门口是启功先生题写的“林散之艺术馆”,看得出启老是用心写的。馆内林老墓和赵朴初先生题写的“江上草堂”都让人肃然起敬。我仔细观看林老的诗书画稿。说真的,这么海量阅读大师作品还是第一次。在草书对联“乘月归田庐,千载论交唯纪叟;大江流日夜,一生低首是宣城”前,我流连忘返,叹为观止。

微信图片_20180320160459.jpg
▲ 林散之书写对联

曾经读过《林散之传》,也只是关心他的书法,对林散之的诗没有在意。林散之说自己的诗第一,我心里好生奇怪。仔细看了一些诗稿,想从中找到和李白风格相像的诗,其中“书剑飘零志未销,客心如水月如潮”为似。还有“不随世俗任孤行,自喜年来笔墨真。写到灵魂最深处,不知有我更无人”倒是有李白骨子里的孤傲。忽然发现文人在许多方面是相通的。诗仙李白的书法很好,曾在书法史上留下重重一笔:天宝三年,李白、杜甫与高适同游王屋山阳台宫,李白欲寻访司马承祯。到达阳台宫后,得知他已仙逝,无缘再见。不见其人,惟睹其画,有感而作四言诗《上阳台》“山高水长,物象千万,非有老笔,清壮可穷。”诗且不说,书法苍劲雄浑,气势飘逸,用笔收放自如,雄健流畅。据说毛泽东看到后日夜观摩,爱不释手。诗仙李白没有说过自己的书法第一,书法家林散之却说自己的诗第一,十分有趣。不知道诗仙的书法和林散之的诗哪个更好呢?

微信图片_20180320160503.jpg
▲ 李白上阳台帖

其实这样比没有任何意义,只不过突发奇想罢了。自古文无第一,武没第二。只是觉得古往今来,许多大家都是全才。李白的诗、文、书法都十分了得,据说剑术也很厉害,曾经游侠任性,手刃数人。林散之的诗、书、画被后人称为“三绝”。书法圣手、文章妙手李阳冰也写诗,传下来的有《阮客旧居》:“阮客身何在,仙云洞口横。人间不到处,今日此中行。”如果他们三人今年同时参加高考,谁的总分会更高呢?他们三人有没有会被清华、北大录取呢?

微信图片_20180320160506.jpg
▲ 林散之艺术馆里的江上草堂

走出江上草堂,我奇怪林散之艺术馆为何建在采石矶。手机百度一下,原来林散之有“归宿之期愿与诗仙为邻”的遗愿,后经国务院办公厅批准在此设立林散之艺术馆,使得林老与青山脚下的诗仙相伴而眠。相距千年的两位大师共宿一处,遂成文苑佳话。想李白敬慕谢朓而葬青山,贾岛敬慕李白而千里陪之,今林散之又与之共处,文人相敬相眠,千古一地。大江绕绝壁,草圣伴诗仙。青山有幸可含笑,长江无语亦多情。

微信图片_20180320160509.jpg
▲ 林散之墓

离当涂很近的和县是林散之的故乡,我从地图上看到刘禹锡的陋室就在那里,不知真假,时间短促,无暇拜谒,实在遗憾。

死在当涂,当涂之幸。

葬在当涂,李白之幸。

愿不愿意死在当涂,我现在也不明白,我只知道诗仙的一缕英魂正游弋于当涂的山水之间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大林州网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Template by Comsenz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X3.4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